鬼冢灬七七

对不起,我不敢再选择相信


给我活下去勇气的总司,今天依然爱你,晚安


齐家兄弟   二   

       齐家的二少爷是个不学无术飞扬跋扈的二世祖。

       在花城,哪怕是五岁的孩子都知道齐家二少爷是连看都不能看的人。因为在他们不听话时,母亲总是会这么告诉他们,如果不乖老是哭的话,二少爷嫌烦就会吃了他们。

        二少还是个双重人格。

        这是年轻一辈人眼里的二少,在齐家大少爷面前,二少乖得像一只狗,可是大少爷一转身,他就可以把市长的儿子往死里揍。虽然年轻一辈的人虽然看不起这个二世祖,但是人家家世摆在那里,看不起又怎样?哪天人家二少不开心了,在他哥面前稍微提起一点点,你有可能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于是他们连带着对齐家大少爷也不满起来,你说你弟弟如果是个优秀的人,有点脾气你惯着也可以理解,可是齐家二少爷他就是个废物,小学都没毕业的水平,你宠他干嘛啊?

        对于这点,大家不了解,甚至齐家的佣人也不了解。说实话,齐家里,还真没一个佣人是真心尊重他的,他们都觉得齐圣给齐唯丢尽了脸。也不是没有所谓的忠仆向齐唯述说对齐圣的不满,可是他们不是被迫回家养老,就是被调到分家,总之就是没有什么好结果。

       其实一切都是从齐圣12岁那年开始的。

       齐圣是私生子,他知道的,他六岁那年一直辛苦养着他的母亲劳累过度累死了,他被舅舅舅妈丢到齐宅门口,他饿了将近三天,齐父和齐太太周旋了三天,才把他接进齐宅,他得到了新的名字,新的家。自己生母的名字和存在是绝对不被允许提及的。而他第一次见到齐父,就是在齐宅门口饿了第三天的傍晚,那个男人红着眼将他小心翼翼的抱起的样子,深深的映在他朦胧的视线里。

       他在齐宅里一直都是很乖的,可是他不惹别人,不代表别人肯放过他。

        他曾经在街上被佣人的孩子大声嘲笑他是野种,被佣人的孩子用石头砸得头破血流,他都忍着,一声不吭。当母亲唯一留给他的遗物被他们抢去玩弄时,他慌了,他请求他们还给他,他们让他跪在地上说自己是野种。他毫不犹豫的跪下对他们磕头,只希望他们能够将母亲的遗物,那块价值不高的玉还给他。那群孩子见他如此在意那块玉,有怎会放过?当他们羞辱了他一番后,当着他的面狠狠地把玉砸碎了。

      他没有哭,只是愣愣的看着碎了一地的玉,他跪在那里很久,很久。直到刚从国外回来的齐唯看到,把他拽上车。

       齐唯什么也没问,他知道这一切都是那懦弱的父亲默许母亲让人这么做的,其实他也不是很喜欢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弟弟,不是像肤浅的母亲害怕他和他争齐氏,就是莫名的不喜欢,说不出的感觉。当他回过神来时,齐圣已经窝在汽车后座的一角睡着了,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

       那是齐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齐圣哭。

       正真的转折是在齐圣12岁那年,他被绑架了,在齐宅里被绑架了,懦弱的父亲第一次反对母亲,发动了他所有的势力去找齐圣。可是仍然没有丝毫进展,走投无路的齐父想到了齐唯,他对着齐唯跪下了,他说他知道自己不是个好父亲,他愿意用手里所有齐氏的股票和公司的管理权交给他,只要他能护齐圣一世安宁。

      齐唯笑了,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笑,只知道他感觉他好像等了很久,等什么等好久呢?是齐氏?还是其他的什么——

        齐唯是在齐圣被绑架的第七天在郊外的一个被废弃的化学工厂里找到他的,齐圣完好无损,昏迷不醒。只是在齐圣旁边的,还有一个人,一个浑身是血已经看不清样貌的女人。

       跟随着齐唯来的保镖当看到那个女人时,有几个都忍不住吐了出来,女人只能用凄惨两个字来形容,因为实在找不出其他的词语了,都太苍白。

      她是一丝不挂的,是的,一丝不挂。连皮都没有了,皮下的肌肉都看得见,她的眼睛耳朵都只剩下一只,本该是鼻子的地方只有一个深深的洞——

       “妈——!”有一个保镖当看到女子身旁那金色的戒指时立刻凄厉的哭喊起来,而女子的一直眼就这么直直的盯着齐圣昏迷的地方,谁都不知她用这让训练有素的保镖都感到恐怖的眼睛看了齐圣多久——

       齐圣回到齐宅时很长一段时间都非常怕黑,一定要和齐唯一起睡才能睡得着,有一次公司有事没来得及回家休息,而齐圣就一直抱着枕头打开全家的灯坐在大厅里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门口,直到第二天傍晚齐唯解决完公司的事情回到家时,齐圣丢掉了抱了一天一夜的枕头,扑在齐唯怀里睡着了,齐圣的手抓得很紧,而齐唯又不想弄疼他,只好任由他抱着。只是从那以后,不论齐唯有多忙,他都会按时回家,从16岁至26岁,没有一天例外。

       自12岁被绑架后,齐圣回到齐宅就受尽了宠爱。而齐母也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非常乐意齐圣不学无术,这样就没有人和她的儿子争齐氏了。

       “怎么了小圣?”齐唯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温柔的对齐圣笑了。穿着白色睡衣的齐圣脸色有些发红,“哥,我可以在沙发上睡么?我很乖不会吵你的……”

       当看到齐唯点头时,他开心的抱着怀里的抱枕蹭了蹭柔软的沙发,闭上了眼睛。

       齐唯看了一眼沙发上温顺的小猫,不动声色的笑了,然后低下头继续看桌上的文件。

       哥哥没有问他为什么打市长的儿子,可是他恨不得杀了他。

       已经很久没有人敢骂他是杂种了,即使骂了他也无所谓,因为已经习惯了,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习惯了。不去理会,那是最好的保护自己的方法。

       可是,骂他是杂种,是废物,是被齐唯养起来的狗,他都无所谓。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侮辱了齐圣的哥哥。

      人人都道齐圣是齐唯的命根子,可是只有一个人知道,齐唯是齐圣的魂,魂都没有了,要命何用?

       可惜,知道的人,只有齐圣他自己。

       【也就你那废物哥哥会疼你这个废物,物以类聚吧!有什么样的哥哥就有什么样的弟弟!】

       就是这句话,让他他面目狰狞的伸出去打断了市长儿子的鼻梁,红色的血像喷泉一样流出来,市长的儿子疼得嗷嗷叫,齐圣双眼发红的拿起红木制的实心凳子,狠狠的往市长儿子身上砸去——

       所有人都呆住了,也许是市长儿子的皮太厚,也有可能是家具厂的人偷工减料,齐圣砸了没几下,凳子就四分五裂了。他将手里的残骸丢在地上,开始寻找着下一个凶器。

       “二少爷!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从齐圣12岁便一直跟在齐圣身边的保镖从怀里拿出一支镇定剂,毫不犹豫的给了齐圣一针。齐圣的眼睛立刻恢复了,身上暴戾的气息立刻消失了,他冷冷的看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已经看不出长什么样的人,“你给本少听着,以后看到本少给我绕着走,不然本少看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看见你两次灭你全家!”

       狂妄自大的警告从齐圣嘴里说出时,没有任何人会去质疑他的真实性。

       已经忙完手里工作的齐唯小心翼翼的躺在齐圣的身边将他圈在怀里,然后缓缓的闭上眼。

                              未完待续

           

      


齐家兄弟     一

  “欢迎光临。”当眼角余光看到有人走进店铺时她从电脑前抬起头,一个年约15.6岁的少年用不好意思的眼神看着她,“我随意看看就好了。”

       年轻的店主微微一笑,“那您随意看,有需要可以叫我。”

       “嗯。”少年腼腆的回答,脸色有些发红,见店主不在看他,他松了一口气,开始仔细看着店里的陈列整齐的各种美味的零食。

       少年的手伸向一盒黑色包装的巧克力,纠结了一下,又放下了。

       如此反复好几次,身后突然响起店主的声音,“请问您是要找礼物吗?”

       “嗯,是的。”少年转过头看着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身后的店主,坐在轮椅上的店主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是送给喜欢的人吗?”

       看着少年瞬间变成血色的脸,年轻的店主捂嘴轻笑了一声,“如果是送给喜欢的人的话,你刚才拿的是coppeneur松露的花式巧克力,coppeneur是目前德国乃至世界最好的巧克力,不论男女都喜欢的。”

        少年闻言眼前一亮,他比较在意的是店主的最后一句,“男女都喜欢?”

       “不错哦,而且我这里的还是限量版的,全世界50盒其中的一盒哟~”店主见少年听了眼里丝毫没有惊喜,于是开始加大诱惑力,“而且现在买的话还有一对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情侣手链赠送哦~鬼冢一族所锻造的手链~传说如果两个人戴上的话无论隔得多么遥远也会遇见呢~”

        果然,听到鬼冢两个字,少年提起兴致,“鬼冢一族的东西的确稀有,给我看看吧。”

        店主笑了笑,在少年充满兴趣的眼光里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黑檀木制成的木盒,在少年期待的眼神里将缓缓打开——

        “慢走,欢迎下次光临~”在年轻店主欢快的声音里,怀里抱着一个中号牛皮纸袋的少年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个从外面看来毫不起眼的店铺,而门外一直在等待着他的司机则是提前替他开好门。他弯腰进入,司机替他关好门后也坐进了驾驶座,然后目不斜视的踩起油门,黑色的宾利扬长而去。

       “刚才那个是齐家那个不学无术的二少爷吧?”一个路过的妇人对身边的另外一个妇人说。

        “可不是吗?齐家大少爷年纪轻轻就掌管了齐氏,而二少爷不但不学无术,而且还飞扬跋扈,昨天才刚惹了事儿呢,听说把市长儿子的胳膊给卸了……”另外一个妇人也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了齐家的八卦,比如说大少爷有多聪慧,二少爷就有多堕落、不学无术、飞扬跋扈且目中无人……

       “可是说来也奇怪,二少爷明明是这幅德行,齐少也很疼二少,简直就是要星星不敢给月亮……”

       “这你就不懂了吧?”先说话的妇人打断了另一个妇人的话,她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四周一眼,然后小声对她说,“有钱人家的那点弯弯绕绕你还不知道?一山不容二虎,如果二少和齐少一样聪慧的话,二少早就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唉,其实我还是比较同情二少的,被自己大哥养成不学无术的二世祖还不自知,以为自己真的是被哥哥疼爱的……”

       “你们在说什么呢,齐家的事是我们可以乱嚼耳根子的吗?管好你们的嘴吧!你们不想在花城混下去了吗?”突然一个阴恻恻的女声响起,两个妇人转头看到穿着制服的年轻女子,想到齐少雷厉风行的作风,害怕的打了个冷颤,然后低下头一声不吭的走进了七家食坊。

       “齐雷,哥哥会喜欢的吧?”坐在后面的少年紧紧的抱着怀里的黑檀木木盒,而所谓的全球限量的巧克力则是被主人随意的丢在了一边。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满脸欢喜的少年,不由得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可他却笑着说,“只要是二少送的,大少爷都会喜欢的。”

       “嗯!”少年闻言露出了一个愉悦的笑容,然后两人一路无话。

齐宅    书房

        “哥,我可以进去吗?”少年在书房外轻声对书房内的人说。

        “进来吧。”书房内立刻传来了成熟男人特有的低沉男声,少年闻言立刻推开了房门。他手里捧着黑色的黑檀木盒子,满脸激动的走到书桌前,把盒子递到坐在即使在家里也穿着整齐西装的男人面前,“哥哥,生日快乐。”

        男人惊讶的从文件里抬起头,看着满脸期许看着他的少年,微微一笑接过了少年手里的黑檀木盒子,“里面是什么?”

        “哥哥打开就知道了。”少年满脸欢喜的看着齐唯,期待他打开时的表情。

       “小圣又调皮了,”齐唯无奈看着齐圣,眼底流露出的宠溺让齐圣觉得自己要被溺死了,齐唯极其满意齐圣的目光,“那哥哥就打开了——”

       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缓缓打开盒子,当看到里面那对看不清材质却散发着古朴气息的古铜色铃铛时,他愣住了。

       “很漂亮吧?”齐圣看着齐唯难得愣住的样子,得意的抬起下巴,又恢复了那副飞扬跋扈的二世祖样,得意的样子让人不由得恨得牙痒痒,“我可是一眼就看中它了呢!而且这是情侣专用的哦!哥哥可以大嫂一人一个哦~”

        “今天出去了一天就是为了哥哥的礼物?”齐唯很快就从震惊里恢复过来,不动声色的关上了盒子。

       “哥哥不喜欢吗?”看到齐唯像是不太有兴趣的样子,齐圣有些委屈的看着他。

       “没有,哥哥很喜欢。”齐唯在心里喊遭立刻摇头表示否认,果然齐圣盯了齐唯看了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装着手链的盒子,他伸出去想要去拿盒子。齐唯立刻将盒子高举过头,“小圣乖,哥哥没有不喜欢。”

       “那为什么哥哥都不仔细看一下?”齐圣依旧盯着齐唯手里的盒子。

        “哥哥是有些心疼,小圣吃不惯外面的东西,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了对吗?哥哥已经叫齐叔吩咐厨房做了小圣爱吃的拉面哦。”

       “真的吗?谢谢哥哥,”齐圣听到齐唯的解释立刻笑逐颜开,“那小圣下去吃拉面不打扰哥哥了。”

      “不打扰,”齐唯随手把书桌上的文件锁进抽屉,“我也快一天没吃东西了,和小圣一起下去吃吧。”

        “哥哥怎么能不按时吃饭呢?这样对身体不好!”齐圣皱着眉对齐唯说,“以后可不能这样啊。”

        “小圣不在哥哥没胃口,什么都吃不下。”齐唯极为淡然的说,眼底的理直气壮另齐圣有些哭笑不得,“好了好了,自己忘记吃还把过错推到我身上,拿我当挡箭牌啊?”

       “小圣这是什么话?哥哥哪里舍……”

        “开玩笑的,”齐圣抬起头,调皮的吐吐舌头,对齐唯做了个鬼脸,“好了好了,不说了,我们快下去吧,齐叔都等急了~”

晚上23点了  齐宅二楼书房

       “少爷,今天二少爷只是去了商贸街的七家食坊,逗留了差不多一个下午,买了一盒德国的coppeneur巧克力,还赠送了一对鬼冢一族的情侣手链。”齐叔站在书桌前,有条不絮的对坐在书桌后的男子报告着齐圣一天的行程,齐唯听到这里不由得皱起剑眉,“巧克力呢?”

      “巧克力二少爷送给了花匠的女儿了。”齐叔有些不解他家大少爷为何这么问,只是尽职的将他知道的没有任何保留的告诉大少爷。

       “嗯,我知道了,”齐唯淡然的点点头,“小圣也长大了,有了喜欢的人很正常的。”

       “呃……是的。”齐叔楞了楞,习惯性的附和齐唯所说的话。

        “小圣睡着了?”齐唯淡漠的看了齐叔一眼,齐叔浑身一震,低下头恭敬的回答,“半个小时之前二少爷就已经睡了。”

        “嗯,我知道了,下去吧。”听到齐唯的话,齐叔似逃命一般离开了书房。当关上门时他发现自己的后背完全湿掉了,发抖的手拿出手帕将额头的冷汗仔细的擦掉。一个手势指示屋内的保镖保持警惕,然后下楼。

二楼   齐圣房间

        穿着白色睡衣的少年怀里抱着一个蓝色的星星,正睡得香甜。

       “你要乖乖的,小圣,”一只修长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少年柔软的黑发,“一直都要乖乖的,这样我就会守住答应父亲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的诺言……”

       齐圣依旧沉沉的睡着,直到来者离开都没有睁开眼。

                                  未完待续

      

      

      

      


      

      


      


【兄弟】  随笔  BL  有h……有脑洞……

“没事的,没事的……”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平复了他烦躁的心情。他感觉身体好像被一股暖流包围着,让置身于黑暗中的他感到了光芒,他伸出手,渴望的想要抓住那到光芒。

        男子缓缓睁开蓝色的双眸,发现眼前有张带着温柔笑容的少年,少年红色瞳孔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小雅……?”男子感觉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声音。

       少年没有回答他,他伸出双手轻轻捧住了男子的脸,缓缓向他靠近。

        男子瞬间睁大双眸,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少年。因为少年将自己的唇紧紧的和男子的贴在一起。

       “你对优做什么!快放开他!戚雅你这个恶心的变态!”尖锐的女声响起,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面目狰狞的从远处跑来。少年闭着眼,继续虔诚的亲吻着男人。男人用力的将他推开,然后恶狠狠的擦擦嘴唇,“你为什么背叛我!戚雅!”

        “小雅一直都很乖的,”被男子大力推开的戚雅无力的后退了几步,即使被男人用愤怒的目光盯着的他也依旧温柔的微笑着,“小雅答应了哥哥会乖乖的不哭不闹,哥哥也说了如果小雅不哭也不闹的话就不会丢下小雅的,”戚雅温柔的笑容没有一丝破绽,“所以即使再疼小雅也没有哭没有闹,小雅一直在等哥哥回来找小雅,可是等了太久哥哥也不回来,小雅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就过来找哥哥了,还好,小雅赶上了……”

        “戚雅!你这个变态!快离优远点!”跑到两人眼前的女子伸出涂得红艳艳的双手狠狠的推了戚雅一把,然后满脸担心的走到男子的面前,“优,你没事吧?”

       谁知男人就连看也不看她一眼,“你给我滚。”

       “优,你是在生气我刚才没有在你失控的时候走出来安抚你吗?我也没办法啊,万一你不小心杀了我你会心痛的。”女子委屈的咬咬唇,眼里有泪光在闪烁,“优……你别不理人家嘛。”

        男子刚想再说什么,突然他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眸,“小雅——!”他狠狠的推开女子,难以置信的呼喊声从他嘴里发出。男子到底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面对着他们微笑的戚雅,他的小雅,他从来都很听话很乖巧的弟弟,在流血。

        一滴……两滴……红色的液体渐渐迷离了起来,此时的戚雅几乎全身都在冒血,可是他依旧站得笔直,微笑着看着他唯一的哥哥,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爱的人。

        “小雅?”男子满脸惊慌失措的冲到戚雅面前,他想伸出手抱住他,可又害怕他会疼,伸出的手就这么僵在空中。

       “哥哥没事,小雅不疼,”戚雅微笑着看着男子,“小雅会乖乖的,就算疼了也不会哭的,这样哥哥就不会丢下小雅了,”戚雅依旧表情温柔的看着男子,“哥哥,小雅是不是很乖?”戚雅微笑着,然后狠狠吐出一口鲜血。

       “小雅!”戚优双眸尽赤,他有些颤抖的隔空环着戚雅,“哥哥不生气,哥哥不会不要小雅的,所以小雅要在哥哥身边,哥哥不会再丢下小雅了……”

       “真的吗?”戚雅脸上露出单纯的笑容,虽然他的皮肉已经裂开了,在外人眼里看来无比恶心扭曲的脸却第一次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小雅好高兴……”他说完,缓缓的闭上了双瞳,身子无力的向后倒去,戚优抱住了浑身是血的戚雅开始拼命的往离他们远远的人群奔去,“有没有治疗系的能力者?快救救他!救救小雅!”戚优双眸通红的喊了好几句,才有一个人回过神来,“我是!”那人看着满身皮开肉绽的戚雅一眼,不由得眼眶一酸,他伸出手,掌心聚起白光,开始替戚雅疗伤。

       戚优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戚雅的脸,希望着他能睁开眼,笑着叫他一声【哥】。

       良久,戚雅的身上的血,依旧没有消停的迹象,而那名治疗系的能力者则是脸色发白,掌心的白色光芒越来越黯淡,直至消失……

       “……”那名能力者嘴巴动了动,最后无力的低下头,“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能力者的声音一直在他耳边回响,他感觉到怀里那个瘦弱的身体正在渐渐变冷……

        “不!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戚优蓝色的双眸染上血色,他紧紧的抱住怀里已经没有温度的少年,“小雅小雅,你睁开眼看看哥哥好不好?你睁开眼啊!”戚优用乞求的语气哀求着,只希望怀里的人能再次睁开眼。

        “请节哀,他已经去世了……”医疗系的能力者别过眼难过的说,都是因为他能力不够,所以他才会……

       “你闭嘴,小雅不会离开我的!他一直都很听话的!”戚优恶狠狠的瞪着他,“都是你们!都是你们说小雅背叛了我,我怎么这么傻就信了……他怎么可能会背叛我……我的小雅怎么可能会背叛我!”

        看到戚优瞬间变得赤红的眼睛一直在围观的人狠狠的打了个冷颤,他们不约而同的后退了好几步。

       “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戚优的嘴角扬起抹诡异的笑,他低下头看着怀里那个全身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人微微一笑,亲昵的低下头抵住他额头,“小雅不怕啊,哥哥马上就来陪你……哥哥再也不会从小雅身边离开了……”

       红色的鲜血不断的在飞溅着,怀里抱着深爱的弟弟而沦为魔的男人杀戮的身姿,被载入史册,后人称呼他为——血色战鬼。

        公元2037年6月17日,距离末世到来的第7年6月第17个黄昏,世上再无战神戚优将军。传说这位战神因为生性多疑而怀疑他的副将背叛他而将副将赶出军队。又有传说这位战神是个疼爱弟弟的好哥哥。还有传说,战神的副将就是他的弟弟,而他的弟弟被有心人陷害而被迫离开他深爱的哥哥,但是他一直偷偷的跟着他的哥哥,在他哥哥再次无法控制力量发狂时,所有人都不敢靠近,包括那所谓的战神的未婚妻也害怕得将士兵推出去时,弟弟不忍心看到哥哥痛苦的样子,便以自己的血,让他的哥哥平静下来,最后弟弟的血肉一点一点的被掉落,终于唤回了战神的理智。而恢复理智的战神无法接受弟弟离开他的现实,他毫无悬念的再次失控,他杀光了整个军队的人,前去支援的士兵们最后只看到站在成山尸骸上那把沾满鲜血的战神的剑,那把剑散发出的红色光芒让人心生畏惧……

      

       


【凡轩】 一

唯愿护你

一世长安

     ——张子凡

       “张子凡!你快给我起来!”耳边有谁在大吼着,扒在书桌上的少年缓缓的睁开眼。当他看到眼前双手叉腰且面带不善的少女时顿时暗叫一声不妙,果然下一秒,少女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揪住了少年的耳朵,“你可以啊!啊?昨天答应了我什么来着?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

        “我哪敢啊娘子,”通文馆的少主被少女的蛮力提起来,他有些讨好的看着少女,“我这不是昨夜太兴奋了然后睡不着嘛,嘿嘿。”

       “别啰嗦了,快走啊!”少女毫不犹豫的揪着他往门外走。

       “哎哟,娘子,轻点、轻点啊,我错了……”

        在花园里浇花的几个侍女听到自家少主没骨气的求饶声,不约而同的轻笑出声。晨光里,气势十足的少女揪住比她还要高一个头的少年,而少年为了防止少女的手会酸而顺从的低下头,看着少女满是活力的脸,嘴角微微上扬,黑色的瞳孔里溢出的是几乎可以溺死人的温柔。